LogoLogo

熱線電話

Logo(小)

您的位置: 網站首頁>>公司新聞

全國服務熱線

15915934591

冒牌服裝泛濫,都是貼牌服裝吊牌惹的禍

發布時間:2020-01-09 10:10:38

“貼牌”服裝混進商場 仿制品牌標簽屬侵權

花幾元錢做套國際大牌服裝的吊牌和領標,你手里的服裝就可以體面地出現在高檔外貿服裝店和商場里,而且身價立刻暴漲5—10倍。

上周,記者經過調查采訪發現,服裝“貼牌”出售已成業內暴利的“潛規則”,一些印刷企業無需對方提供任何手續,就可提供仿真率達90%的國內、國際品牌的服裝吊牌和領標。

    爆料:

   兩大國際品牌“撞衫”

今年春天,張女士就發現了一個怪現象,她經常光臨的幾家外貿服裝店經常推出一些款式新穎的國際大牌原單新品,張女士花880元購買了一款PRADA的新款套裙。隨后,周女士意外在淘寶一家經營高檔女裝的店鋪里發現了同款的套裙,只不過品牌從PRADA變成了CHANEL。

周女士在這兩個國際大牌的官網上瀏覽時發現,兩大品牌均沒有外貿服裝店掛出的此款套裙。“國際大牌的服裝不可能生產同款的衣服,這件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呢?”

同樣疑惑的還有外企員工呂小姐。9月10日,呂小姐在十一緯路的一家外貿服飾店購買了一頂新款CUCCI帽子?;貋砗?,單位里熟知奢侈品的同事王小姐看了一眼呂小姐的帽子,立刻指出GUCCI從未出產那款帽子,肯定是假貨。呂小姐想不明白,她的那款帽子在包裝盒、手提袋、標牌和水洗標上幾乎和專柜貨一樣,明顯有別于普通的外貿仿貨,這些光鮮的“包裝”究竟從哪來的?

揭秘:

無牌服裝“貼牌”進商場

在銀行工作的周小姐今年夏天在沈陽中街某商場花258元買了一件“品牌”裙子,出于好奇,她撥打了吊牌上的廠家電話,結果卻是空號。此時,周小姐意外發現,樓下鄰居花50元從五愛市場買的同款裙子從面料、做工、顏色甚至配扣都和自己的那條一模一樣,只是沒有吊牌和領標。

對于周小姐的遭遇,經營服裝多年的楊雪(化名)感覺并不意外。楊雪向記者透露,現在沈陽許多商場里的服裝品牌“血統”都不正宗。一些批發出來的衣服價格較低,但一旦包裝成了“品牌”,立刻身價倍增。楊雪說,她手里有幾個大客戶都是商場專柜的,常常在她這里訂貨,然后再找地方印制服裝的吊牌和領標。

“現在,商場的一些專賣店如果只賣該品牌的衣服根本不掙錢,為了利潤,許多賣家都選擇這種‘貼牌’衣服,一個品牌每年要推出若干新品。”

     調查:

大牌服裝吊牌

1角錢隨便做

記者在百度上搜索“外貿吊牌”四個字,出現了近470萬個相關信息。記者以經營高檔外貿服裝為由,撥通了幾家制作外貿吊牌公司的電話。沈陽鑫隆源印務公司的張女士告訴記者,她們公司可以制作各種品牌的服裝吊牌,國內品牌和國外品牌都沒問題,如果能提供營業執照的復印件最好,沒有的話也可以。“普通吊牌3角錢一個,領標幾分錢一個,高檔的1角錢一個。”

在廣州一家塑膠有限公司的網站上,記者看見了和呂小姐購買的GUCCI帽子一模一樣的包裝盒。記者提出要訂制一批GUCCI、LV、BURBERRY等國際大牌服裝的吊牌、領標和水洗標。該公司一位姓李的先生告訴記者,他們生產的吊牌、領標、水洗標全部銷往海外,但也可以滿足記者的要求。一般一個吊牌要1角錢,但要的量大可以降到幾分錢,領標和水洗標都是1角錢,但像呂小姐購買的那種GUCCI帽子盒要稍貴一些,一個6元錢。“這些與專柜正品的包裝相似度達到90%,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說法:

仿制品牌標簽屬侵權

ONLY北京公司法制部負責人張先生告訴記者,作為被廣大白領喜愛的服裝品牌,ONLY一直被頻繁的侵權所困擾,張先生表示,“那種仿制ONLY品牌,私自制作吊牌、領標、水洗標的行為肯定是違法的。我們針對數量較大、金額較多的廠家加大打擊力度,從貨源上阻斷銷售,取得了良好效果。但因精力有限,對于那些比較小的商鋪還是需要時間。”

遼寧省工商局商標廣告處董博瀾副處長告訴記者,無論是委托加工服裝吊牌、領標、水洗標的企業或個人,還是加工的企業或個人,如果在沒有營業執照、商標認定書、品牌授權協議等證件的基礎上,擅自仿制別人的商標,都侵犯了商標權。

董博瀾表示,現在一些外貿服裝店經營的所謂國際品牌服裝問題較多,但因那些國際品牌的代理商精力有限,輕易不提出異議,所以打擊起來有一定難度。

作者:  責任編輯:雪紛飛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廣州市泰德紙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網站ICP備案號:粵ICP備15099830號-1
  • 此站支持多端瀏覽此站支持多端瀏覽

亿客隆